河南打高尔夫的人为啥这么少?


先普及一下常识,河南只有3个高尔夫球场,会员有1100多人,所以都不盈利。而北京、广州都有10万高尔夫会员。

在河南打高尔夫的八成是企业家,大中小老板都有,金融系统的最多,他们在这里吸纳大客户。

说起河南高尔夫运动的发展,很多河南的业内人士非常“难受”:河南三大球场的会员只有1100多人。河南也只有3个高尔夫球场:圣安德鲁斯高尔夫球场、金沙湖高尔夫球场和河南思念果岭高尔夫球场。

圣安德鲁斯高尔夫球场副总经理闫建永说,目前,这1100多个会员也不都是经常打,经常打的也就四五百人。即使加上没有会籍的高尔夫爱好者,相较北京、上海、广州等发达城市,数字也非常“可怜”。

河南最早的高尔夫球场——金沙湖高尔夫球场总经理吕卫钊说,北京大约有10万人打高尔夫,广州也有10万人打高尔夫,这样一比,河南打高尔夫的人真是少之又少。

而事实上,与美国、欧洲甚至韩国、日本相比,中国的高尔夫场地和人群也非常少。以日本为例,两亿人口,有2600多个球场、将近1300万高尔夫运动爱好者。而在我们国家,去年11月,国家开展对高尔夫球场清理整治行动前,也只有近700个场地。

郑州悦心湖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侯世富在黄河边开了个高尔夫训练场,他说,据他了解,今年以来打高尔夫的人减少了30%~40%,“河南打高尔夫的人80%是企业家,所以八项规定对河南的高尔夫人群总体影响并不大。带来最直接影响的是,今年6月份的股灾。经济形势不太好,让很多企业家都回归企业了。”

吕卫钊对此有不同看法,目前大概减少7%,对于金沙湖高尔夫球场而言,更主要的是,金沙湖正在开发的房地产项目,多少会导致会员流失,还有就是有些会员出国了。

吕卫钊还说,河南最早打高尔夫的人做外贸生意的比较多,后来房地产和做工程领域的企业家增多,现在金融行业的人多起来,但总体上各行各业、大中小企业家都有,“其中金融系统的人较多,主要是在此吸纳大客户。”

《》曾特邀著名的薪酬专家,对打高尔夫的失误同公司业绩的相关性进行研究,结果发现:3年内为股东带来最大总体回报的公司,恰恰是由打高尔夫失误最少的CEO所领导的。

河南易元国际大厦总经理陈攀宇就认为,高尔夫运动与做企业很像:满眼的绿色是广阔的市场,打一场球是在进行一次谈判和交易。在这一过程中,你需要能够忍受暴晒、雨淋,长时间行走等种种苦处,你还要不断告诉自己:不能打坏了几个球就丧失信心。

河南环誉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孙丽英的说法或许代表了另一种声音,“以前不打高尔夫,是不了解这项运动,以为它成本高。现在经朋友介绍打了几次,连学费、带装备、带一年的训练下来,还不到两万元。”除了价格不高,孙丽英还有了另外一个收获:做企业压力很大,很多时候需要自己做决断,需要给自己留白一段时间,打高尔夫是一项很舒缓的运动,可以让人有时间思考,也适合进行商业谈判。

“我虽然是学财务的,但是性格比较马大哈,着急的时候,高尔夫练习会提醒我,对待任何事情都必须一丝不苟。因为打高尔夫就是这样,对于每个细节,你都要遵守规则。不遵守高尔夫运动规则的人,是不可能遵守商业规则的。”孙丽英还说,企业家们其实也很孤独,而打高尔夫却能带来一定圈层上的交流,“我刚打,很多已经打了五六年的‘老人’经常鼓励我。”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很多业内人士希望社会能重新认识高尔夫:高尔夫只是一项体育运动,是一项国际性的体育运动。并且,它从一出现,就带着商业基因。厘清高尔夫与政治的关系,告别名利场,回归体育运动本身,是很多打高尔夫人的心声。

但是,目前它身上“附带”太多的枷锁,比如土地问题、环保问题等。这些问题,有的高尔夫球场确实存在,国家可以对其规范,但是“希望社会大众不要把高尔夫运动等同于这些”。

投资一个球场,需要1.5亿~2亿元。对高尔夫球场而言,包括设施维护、人员工资以及打球的人少等原因,一年维护费至少需要1200万元。

一个球场的负责人告诉记者,截至目前,郑州的3个球场都不盈利。3个球场的会员平均不足400人,而要维系一个高尔夫球场,需要六七百个会员。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城市,一个高尔夫俱乐部一般都有上千会员。

吕卫钊是金沙湖高尔夫俱乐部的总经理,也曾经是圣安德鲁斯高尔夫俱乐部的总经理。一些业内人士称,他是河南高尔夫打得最好的人之一。

他说,对金沙湖高尔夫俱乐部而言,会员要达到一定数量只是一方面,很多会员打球频次不高,也是影响俱乐部收入的一个重要方面,“有会员一年打270场,有的一年只打一两场。”每场球,球场有270元的收入。据悉,一个高尔夫俱乐部的收入主要由以下几个方面构成:会员卡销售、餐饮收费、装备销售以及日常会员打球的费用。

以金沙湖高尔夫俱乐部为例,其会员打球如果达到每年4万人次的频率,基本上可以实现盈利。如果按照700名会员计算,大概每名会员一年需要打60次,即一周1~2次,目前还远远不够。目前,金沙湖球场尝试设有高尔夫服装和设备销售展示点,“有会员来打球却忘记带衣服了,会买一套。或者他们看到有新品上市了,也可能购买”。这部分的收入,可以占俱乐部收入的10%,看似不少,但比发达城市还是低很多。“他们大概能占到20%。”吕卫钊说。

河南打高尔夫的人数量不多,也不够频繁,侯世富分析,这主要是因为河南的企业家群体不活跃,“在沿海,民间组织都有自己的高尔夫球队,而我们的商会、同学会、老乡会、行业商会等社会组织在这方面却并不活跃。要知道,很多商会、协会最终沉淀下来的企业家,都是打高尔夫的。不过,这种情况已经有所改观,目前,郑大EMBA总裁班、豫企500、深圳老乡会等都有了自己的高尔夫球队。”

侯世富说,2016年,高尔夫运动将成为奥运会比赛项目,“更多的人会了解和认识这项奥运会运动,这是高尔夫健康发展的必经阶段。”

吕卫钊认为,航空港的建设和发展,将让郑州成为国际化大都市,“越来越多的国际友人和投资商会来到郑州,随之而来的将是国际化的生活方式和娱乐方式,而郑州国际化的体育运动又不多,高尔夫是个不错的选择,这会极大推动高尔夫运动的发展。”

在会员没有增长的大环境下,降低门槛、增加流量成了很多高尔夫球场不约而同的选择:成立高尔夫学院,培养青少年。“高尔夫中青年群体一直在增长,有经济实力的家庭更是将高尔夫当成对孩子的教育投资。我们前两年已经在做这方面的工作,调低价格,扩大高尔夫人群。”一位做高尔夫培训的业内人士称。

记者了解到,已经有高尔夫球场和训练场将眼光瞄准了青少年高尔夫培训市场。而且,有球场已经开始结合自身优势,和一些高端汽车、高端房地产项目联合,做一些圈层活动,为会员提供增值服务。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