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阳县七旬老人请求解决维权多年被“踢皮球”的问题(图)


我叫李土金,男,出生1942年10月20日,现年72岁,桂阳县正和镇关溪村人;联系电话

祈求予以重视,敬请您在百忙之中不忘体恤七旬老人举步艰辛的维权之路,唤醒相关工作人员的良知,督促相关职能部门忠实履行党和人民赋予的义务和神圣职责,秉着真正为民办实事的宗旨,彻底核查我被奸臣“借事生端”进行陷害后,多年来我向市县镇三级相关职能部门反映情况、请求解决,结果是把我像“踢皮球”似的跑来跑去,致使“原城郊乡(现正和镇)企业办”拖拉长达十几年来不解决的问题;

19681970年:城关公社机修厂搞机修;成为精湛技术强项的机修能人

19781980年:城郊公社为了搞活经济,准备办农工商公司,派我到鲁塘供销社实习采购业务;帮“鲁塘农机站”购回一台江西产“130卡时车”配件,成功的组装成了鲁塘仅只是第一台“130卡时车”;后又帮“清和公社”购回一台解放牌汽车配件,组装好一台解放牌汽车;这三个单位给了我最高的奖励金额12000元;

19811988年:我是城郊农工商公司以八千元起家的开厂元老,任采购员、提为业务主任、升为副经理荣获城郊乡“企业能人”称号。把曾经奖励报酬的12000元部分用在了发展农工商企业中来;1984年农工商公司八个门市部之中有年年都在亏损的一市场这个门市部,就提出要我爱人黄姣梅和我女李银凤承包下来,却就年年盈利了;我儿子李中华同时也在一市场租了个门面经营南杂店;我在他们那里陆续拿了不少钱用于农工商公司周转的出差和调货中来。四处劳苦奔波于郴州市百货站、副食品公司;长沙百货站、副食品公司;上海物资供应处等相关单位;农工商公司领导和司机很清楚,我为农工商公司的发展不计报酬的付出;使当时公司的事业发展蒸蒸日上;就连省领导都给予赞扬与肯定城郊乡企业搞得好!为此,省里还给城郊乡拍过多次专题电视新闻报道,特惠于城郊乡1200万元无息贷款;在2003年农工商公司固定资产卖给桂阳三中得390万元,后仅只是还了省里300万就这样抵消了省里1200万元无息贷款。然而,昔时的我为城郊企业的发展贡献着光和热,为社会主义建设增砖添瓦,今时,七旬的我还在走着多年来举步艰辛的维权之路。

19911992年 因城郊糖衣厂宣布到厂后,委派我去协助外债收款,并负责了解糖衣厂是否存在着舞弊情况;在我了解糖衣厂及相关领导有贪腐作弊的严重行为后,我被打击报复的厄运接连不断到1996年,使我被迫离职(详细情况见附件)

从1997年向政府求助解决拖拉至今已有18年,还是不了了之。为百姓解问题的好廉官为我雪冤,帮我解决如下问题:

1985年公司为了扩大发展,会议决定曾以股金名义发动向企业内部职工及部分社会人员集资5000元股金,可享受本公司股金分红(当时还发放了一个股金分红本),还可转为“农工商公司”正式职工,因一直来我对公司作出不少的贡献,就特优惠我为女儿李良凤集资3000元。可是我所交3000元股金从来就没有见到分过红,时隔了8年的1993年5月14日黄业武、池达光等领导在企业办会议上把我女儿李良凤保存的股金红本都收去了;这一集资事件,经桂阳县成立专项调查小组,深入调查了解:我们才彻底明白:在1990经城郊乡政府领导早就已把“集资5000元股金分红”作弊变通为“进行过借款,借款期间企业按照约定对出借人给予了利息回报;借款到期时,企业对所有的借款均进行偿还,只有四人未偿还,原因是这四人在企业有经济往来账未结算清(其中账里竟然也有我李土金欠902.88元数目(据附件一)?之所以公司借此为由,致使我所交的3000元股金,一直拖拉至今不予以负责解决)”

二、事因公司同一名采购员“徐树长”不幸在1983年死后,采购的重担就全落到了我一个人身上,农工商公司八个门市部销货量,都得经我一个人夜以继日负责采购,致使在忙碌中,在八四、八五、八六年这三年常有耽误去公司财务室交单结账和领款现象。在1987年,这一年的往开账目我索性作一次性再去结清;这一年来的出差费以及调货款,我陆续在爱人承包的门市部收益额中以及儿子的南杂店收益里拿来用于公司周转出差和调货;其中我爱人还得陆续去公司会计那里预交货款。从我1988年3月开始,4月调到企业办后就一直在要求公司结账补还给的所欠金额。在1990年12月7日公司成立清帐小组(乡政府领导肖贤美、周发明、企业办主任池达光、会计刘祖声、公司支书何太明、会计周昌和)与我核对1987年12月30以前,(还有88年1月至3月的四笔)所有往来经济账目:

在往来账、商品帐目中未发现有我爱人多交财务室5200元的款项,当我拿出1987年12月8日5200元的交款收据,清帐小组的人说“这笔钱漏掉了,你到财务室去直接退款。当我找财务室退款,会计周昌和总是说公司已经亏损十多万元了,现在没有钱,要以后有钱再退,就这样一拖再拖,拖到了2003年我把国家的征粮购粮暂扣下来,目的是想引起相关领导负责人的重视,督促公司把欠下我所有的债务如实归还;当时乡政府党委彭书记与几位干部坐车到我家里答应:抽个时间把公司欠下我所有的债务结清,结果我征购粮交上后就没人管了,向社队企业局陈局长反映,开始答应给我搞清,后经黄业武用公款请客疏通掩盖实情,就再也没有管了。

1988年3月份,用公司“付款委托书”调来一车实价为3398.35元的啤酒,以及我垫资现金664.76元买的商品(是跟这车啤酒一起搭回来的),同年4月,我要调到企业办时,已在“湾家桥转角处的门市部”移交给了公司,经手人有会计周昌和、支书何太明;当我把664.76元的货票同时给了会计周昌和,他说:“暂与你记好账,等以后一起再结清”,结果经彻底核查:在清算之中的往来帐、商品帐都没有补还给我的这笔账;

1992年城郊糖衣厂跟广西嘉美糖果联营厂。当时因经济欠缺,糖衣厂厂长黄业武知道我与临武县榨糖厂厂长唐承先曾经常有业务往来,就要我帮忙,到临武榨糖厂去赊一车白糖(价值8700元)来加工成奶糖。由于他们加工出来奶糖在销售过程中被发现有问题,经质监局化验不合格不准销售,要求倒掉。黄业武把这部分糖果藏放在职工宿舍,再弄虚作假用企业办的小四轮,装上空奶糖纸箱,为掩人耳目,车面上覆盖着几箱奶糖拉到七拱桥倒到春凌江去,并拍照在河面上漂浮的纸箱,向质监局交差,说那两吨不合格的奶糖已全部倒到春凌江去了。其实这两吨不合格的糖果,除销售了一些外;再加工奶糖时作原料使用了一部分;同年底临武县榨糖厂来嘉美糖果联营厂收8700元的欠款,会计余远桂说奶糖加工不合格卖不出去,现在没钱,只支付了4000元,就打了一张4700元的欠条;由于联营厂投机取巧,声誉大损,致使年底亏损倒闭后,就把原质监局化验那些不合格的部分“奶糖”作价2337.75元,移交了城郊企业办;

1993年10月临武榨糖厂厂长来收糖款时,余远桂说:“糖果(指的是过期软糖4850.83元、经质监局化验不合格的奶糖2337.75元)全部由李土金销售,你到他那里去收钱”;结果唐承先找到我说:“白糖是你帮他们到我处赊的账,现在他们厂又倒闭了,我只有向你要钱了”;于是,我找到厂长黄业武解决这个问题,他说“现在厂都倒闭移交了企业办没有钱,你先垫付,等企业办盘算时,再付给你;” 我就从爱人、儿子店里的钱分期分批付给唐厂长(第一次付的贰仟元与第二次付的壹仟元都在余远桂写的这张欠条上,有我的笔迹注明;第三次在1998年本来这1700元要付清给他的,因唐承先没有带余远桂的欠条来,就暂说好付1200元,另500元作押金等带欠条来时再付清,从那以后,唐厂长再也没有拿欠条来领取这500元了。我为城郊企业办三次共垫付了4200元;就这么一拖再拖也没有人管。

㈥.个别贪腐领导,不干事实,一心阴谋想的是如何踢走我这个不愿与其同流合污的“畔脚石”,借以企业办要我承包帮糖衣厂收款、抵款的遗留问题(据附件八:6张);如收不到欠款人的现金,就要拿欠款人的物质作抵押,还要与我写下这一份早已策划好的阴谋陷害协议:全部款额交款时间不得超过1992年12月20日,预期未完成的,罚我20%,收不到款还要我个人贷款也要完成;他们看到我把难收的款都在陆续收回,当我走到最后欠款的三家时:

②.广西博白宁谭糖果厂王敦院约40000多元(30件×10=300令(收条一张);

③.广西博白南方糖果厂王敦来28000元左右(20件×10=200令(收条一张)

他们说:“糖衣厂领导写信来说:“你被开除了,所欠款不能让您收走,以后糖衣厂领导会亲自来收的;”为了说明是否属实,我要三家厂都逐一写了证明(据附件八:第4、5、6张)。这70000万多是谁私下去串通舞弊,请党政彻查;

㈦.却被阴谋连环陷害补返我8410.93元,(据附件九:2页)一写好这个“承包协议”,过期劣质糖果都还未返工没卖出,他们却在我的工资里强行扣除:

①.3053.95元(1988年我为农工商到常德澧县打赢酒问题官司个人的垫资(包括乡政府发放干部毛毯)发票共11张);

④.1260元(一是阴谋协议中要我代收苏常明欠糖衣厂的糯米纸款钱1260元:当时,我想认为苏常明有五千多元一台的糖果机以及还有五千多元的原料,都在经我保管钥匙的仓库里,我才勉强答应抵押代收,1996年6月企业办秘书李刚球把我保管仓库的钥匙强行拿走;二是因苏常明1260元欠糖衣厂的糯米纸款,厂长黄业武、会计余远桂与苏常明合伙办联营厂时,苏常明在分利5000元时却不扣出这笔钱,而是在1993年5月14日城郊企业办要我承包返工已经倒闭糖衣厂剩下已过期的4850.83元软糖、以及经质监局化验不合格、假报倒在七拱桥春凌江去的其中部分2337.75元奶糖之时来代收这笔1260元?)

1993年11月我准备返工好这些糖果便于赶到春节旺季期间卖出捞回被他们扣除的这八千多元,当我找到厂长黄业武拿厂里已承若的营业执照、税务证、卫生许可证等相关证件,以及返工设备,此时,黄业武假装写了一张纸条(据附件十),要我到龙细飞那里拿,龙细飞说:“不知道放在那里,已经找不到了”。就这样害得我承包返工那些糖衣厂倒闭剩下已过期的4850.83元软糖;以及经质监局化验不合格,假报倒在七拱桥春凌江去的其中部分2337.75元的奶糖,无法再返工处理,我只好拉到市场上去销售多少捞点本回来,岂料,不知谁这么快时间就告了质监局的人,当我还正在仓库装糖的时候,质监局人就来了,并说:“有人举报这是广西欠款,去年以抵款收回来后,现在已经过期的软糖,还有这些不合格的奶糖不要卖出去伤害人民的身体。这些价值七千多元的过期劣质糖果就这样一直存放在仓库里等待处理结果,当时仓库里还有苏常明5000多元的糖果机和5000多元的原料,1996年6月企业办秘书李刚球把我保管仓库的钥匙强行拿走(据附件十一),这就真正验证了厂长黄业武曾经许若过“等卖完糖果,再安排你工作”的阴谋理由逼迫我离开了企业办。2003年李柏建买下企业办整个房产,在撤仓库建“香樟院”时,劣质糖果不知去向(请党政彻查)。

2011年至2013年、无数次经桂阳县主要领导说:“像你这事不需要事情搞得复杂化去告法院,把事情搞清楚解决就是了,并作了批示(据附件十三:多张),再无数次去到相关职能部门找领导诉求解决,他们却说“我看了你的材料,知道里面有问题,我没有得到你的什么好处,就不给你解决(言下之意是责怪我?送红包及礼物)”,就这样连“皮球”都不如的把我踢来踢去。

四、综上所述,应补还我维护一名正当的合法权益。归还我应有的所得;(以及加历年以来同期贷款基准上浮利率的50%):

㈦.补偿我享有国家企业应给予公平、公正的政策福利待遇;以及解决我退休养老问题(据附件十二)。

周昌和会计在搞错了数的“据附件五”中自查自纠后,补填写在“1990年12月7日清帐小组核实结清”中的一个签字证明

这是一张无头无尾、欺下瞒上的严重作弊账务问题,我一直在寻找会计周昌和搞清楚,结果是在2007年才寻找到周昌和后,他说这是弄错了的临时帐目,应按1990年12月7日的总账数据终结为准,并在总账数据终结单上给予说明并签字证明“据附件三、附件四”

个别贪腐领导,不干事实,一心阴谋想的是如何踢走我这个不愿与其同流合污的“畔脚石”,借以企业办要我承包帮糖衣厂收款、抵款的遗留问题;如收不到欠款人的现金,就要拿欠款人的物质作抵押,还要与我写下这一份早已策划好的阴谋陷害协议:全部款额交款时间不得超过1992年12月20日,预期未完成的,罚我20%,收不到款还要我个人贷款也要完成;他们看到我把难收的款都在陆续收回,当我走到最后欠款的三家时,他们说:“糖衣厂领导写信来说:“你被开除了,所欠款不能让您收走,以后糖衣厂领导会亲自来收的;”为了说明是否属实,我要三家厂都逐一写了证明:

城郊公社肖书记要我跟企业办主任池达光补三万多元,作一次性买断,因还差几年就到退休了,所以我还是选择了退休。

这些拿着国家的俸禄,不为百姓排忧解难的官僚何时了?2014-09-19 12:08:520桂阳县正和镇李土金

看到桂阳县政府的回复,当拿着相关依据去到正和镇政府,找到正和镇政府相关领导,可让人心寒的是相关领导不但不认真审核依据,却连看都不看,只是撇下一句:“你告到上面去了,由上面的人解决处理”,就不再理了。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