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毽球结缘让患病的他重获健康


边线是用白石灰画的,球网是大家动手制作的,地板是普通的人行道花砖……就是在这样一方简陋而狭小的天地里,一群乐此不疲的踢毽者,踢出了欢笑,踢出了对生命的感悟。

从2004年开始,陈志晖就和毽球形影不离了。当时,他只是和一群人围在一起“散踢”。后来,大家画了边线,拉了拦网,两组队员像打排球一样进行对战,有人计分、有人吹哨,毽球玩得更加刺激有趣。“这玩意上瘾,一踢就踢了近10个年头。”57岁的陈志晖告诉记者,每天早上踢完就盼天黑,晚上踢完就盼天亮,像着了迷一样。

随着洛阳健身热潮的兴起,在青年宫广场、老体育场、王城公园及丽景门附近,随处可见踢毽球的市民。陈志晖说,定鼎立交桥下踢毽球的有十一二个人,每天早上7点到9点,晚上8点到10点,大伙总是聚在这里,享受毽球带给他们的快乐。

2003年,陈志晖的爱人得了尿毒症,医生建议做肾移植手术。这对于正值壮年的陈志晖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每天奔波于医院和家里,隔一段时间就要陪妻子做透析,巨额的医药费压得他喘不过气来。“那段时间精神压力特别大,每天都在为医药费发愁,愁得睡不着觉。”老陈告诉记者,后来终于在亲友的帮助下凑够了医药费。

2004年2月,陈志晖的妻子顺利进行了肾移植手术。然而,老陈却因为过度劳累得了心脏病。“胸口特别闷,感觉心脏随时会爆炸,腰椎也出了问题,疼得夜里睡觉都没法翻身,腿也整日整夜的疼。”老陈知道,他这病是因为压力过大给愁的,“当时医生建议做心脏搭桥手术,可再去哪儿弄钱?”

2004年4月,身患心脏病的陈志晖开始了他的自我康复之路——踢毽球。从刚开始时只能踢一两个,到后来的“散踢”,再到如今的分组对战,毽球伴随他走过近十年的光阴。

年复一年,每天都踢毽球锻炼身体,让陈志晖的身体已经恢复到了健康状态,甚至比正常人还要好。“真的可以说是毽球让我重获新生,心脏病好了,腰椎和腿也都没问题了。”坐在场边的老陈喝了口水,擦了擦汗,坚定地说,自己会将毽球踢到底。

1984年,他在洛阳二炮(中国人民第二炮兵学院)当兵,祖籍四川,转业后在市交通运输局上班,和陈志晖是同事。妻子也是四川人,随军扎根洛阳,曾在市百货大楼上班。他叫任正礼,今年49岁,在洛阳生活了近30年,但扔操着一口地道的川音。

老任个头不高,穿一件白褂子,有些瘦削,但看起来很精壮。“踢了十来年毽球早已经把它当成自己生活的一部分,只要一有时间就来这里踢毽球”。老任告诉记者。

上周,为期三天的洛阳市第十二届运动会毽球比赛在新区体育馆举行,各路毽球精英齐聚赛场,老任代表单位参赛,一路过关斩将,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在去年市局机关运动会中,他所在的队伍还拿了冠军,老任也成了名符其实的“毽球高手”。

记者在现场注意到,许多队员脚上的鞋似乎并不是那么合脚,看起来有些偏大,脚面也又宽又平,像鸭蹼一样。“这是专门的毽球鞋,前脸很大,方便接球。”张大爷告诉记者,踢毽球不同于普通的踢毽子,为了增大接触面积,必须穿上专用的毽球鞋,“有时候跑动没跟上,脚够不着球时,鞋子就能发挥作用。”原来,穿上这种专门的毽球鞋,能够更容易更有力地击球,鞋子是磨砂皮的,摩擦力大,不容易跑球,这让球员们更好地接球,从而使得比赛更加精彩激烈。

毽球是一项新兴的体育项目,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才亮相国内赛场。毽球比赛需要“羽毛球场地、排球规则、足球动作”,很具观赏性。比赛时运动员用脚踢球,不得用手臂触球,在本方场区内最多只能击球4次。

“踢毽球是一项全身的运动,各个部位都得到了锻炼,对我们这些中老年人来说能够增加肢体的平衡性和柔韧性,对心肺功能也有好处。”家住附近的李阿姨告诉记者,

“人老先老腿。”53岁的李琳琳说,踢毽球给她最大的感觉就是使下肢的关节、肌肉都得到了运动。“常踢毽球的人腿脚都特别好使,也锻炼人的反应能力。”她说,自从爱上这项运动,原来腿疼的毛病全没了,精神状态特别好。

采访中,在此踢毽球的市民告诉记者,平日里,定鼎立交桥下的照明灯是不开的,只有在周末晚上8点到10点开两个小时。“周一到周五大伙晚上在这里踢毽球,只能依靠附近高架灯和路灯的微弱灯光,照明条件十分有限。”陈志晖告诉记者,除了踢毽球的,还有很多在此乘凉、跳老年舞和健身操的人,不开照明灯实在是有些不便。

对此,记者致电洛阳市城市照明灯饰管理处,一名颜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平时只有节假日和外宾来访时立交桥上的亮化灯才会打开。而且定鼎立交桥上的亮化灯都是统一线路,如果打开,整个定鼎立交桥上的所有亮化灯就都开了,这样一来难免会造成资源浪费。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