佟麟阁之女:踢毽子的父亲是最温馨的回忆(图)


“战死者光荣,偷生者耻辱。荣辱系于一人者轻,而系于国家民族者重。国家多难,军人应当马革裹尸,以死报国。”这是抗日英雄佟麟阁在一次军事会议上誓死抗击日军侵略的慷慨誓词。

忆述“七七事变”,佟麟阁是怎么也绕不过去的一个名字。就在“七七事变”后不久,在北平抗战中,他以29军副军长的身份战死沙场,成了全国抗战爆发后捐躯疆场的第一位我方高级将领。

佟麟阁将军共有六个子女,目前在世的只有三女儿佟亦非与儿子佟兵。佟亦非女士已是85岁高龄了,仍旧腰杆笔挺,满头乌发,若比较她与父亲的照片,可以发现眼前这个老人,明显继承了佟将军的某些气度。

今年6月,在重庆市沙坪坝区重庆大学B校区她的家中,佟女士接受了记者采访,说起她近一个世纪以来经历的沧桑风雨:在深宅大院里度过童年与少年,父亲突然战死,四处流落,“文革”中遭遇坎坷,两度自杀未成……她仍然心神淡定。

佟麟阁阵亡那一年,佟亦非只有16岁,因此关于父亲的记忆是片段式的。但无疑,佟麟阁将军对这位老人的一生都影响深远。她说,每到七七前后这段时间,想到父亲以及和他一起倒下的先烈,心里就会感到非常沉痛,“他们的那种精神,应当传之后世,这段历史是不应该被忘记的。”

小时候,父亲非常喜欢我。他转战各方,不可能跟我们长期生活在一起。记得在我5岁的时候,有一次在甘肃,父亲带我们出城去学骑马,我趴在马背上,马突然受惊,后来被人挡住,牵了回来。我吓得都不敢走路了。父亲却一笑置之,他觉得没有什么。再有一次是1934年,他在张家口的时候,寒假里我到他那里去,也只是呆很短暂的几天,他带我们去骑马,去爬山。他给我们讲一些他所崇拜的英雄如文天祥、岳飞的故事。我从13岁起就会背诵岳飞的《满江红》了,当时我还不是很理解,只是知道岳飞非常了不起。父亲非常崇拜岳飞,后来长大了,结合父亲当时所处的环境,日本人侵略中国,才体会到父亲与岳飞有着相同的胸襟。

父亲的外形是非常漂亮的,非常英武,也非常儒雅。他喜欢打猎,照相,骑马。冯玉祥就曾说他没有什么不好的嗜好。我记得在张家口的时候,当时是“九·一八”事变后,父亲应29军军长宋哲元之邀,再度出山,任察哈尔省警务处长兼领省会张家口公安局长,父亲的同僚如张自忠、冯治安等人到我们家去,父亲跟他们围成一圈踢毽子,踢得好极了,他能踢出很多种花样。

1935年,父亲回到北京,当时隐居在香山,我们则跟母亲(彭静智)住在东四十条40号的家中。我们也很少去父亲那里,有时候,礼拜天会去一下。后来父亲当了29军副军长,住在南苑,他非常敬业,我们平常见不到他,但他每个礼拜六晚上都要回一次家,那是我们最盼望的一天了,我们一群孩子都会等着他,他一回来,我们不知道有多高兴了,给他拎皮包,拿帽子,围着他转,挨着他吃顿饭。这就是我能跟父亲一起享受到的难得的生活时光了。

设在南苑的29军军部我只去过一次。父亲的生活其实是非常简单的。他住的那个房子,一进门,有张很大的桌子,上面摆着公文、书、砚台,然后就是一张简单的大床。父亲给我留下的生活画面非常少,但印象非常深,他就是我们崇拜的偶像,他的一切,我们都觉得非常好,我们都非常喜欢他。“七七事变”前,我们住在北平城里,父亲在城外,那时局势已经非常紧张了,飞机在天上飞,还能隐约听到炮声,怕家里出事情,母亲就把祖父母送到我就读的汇文小学的校长家里去,我也跟着去了。7月28日,父亲阵亡,当时我还在汇文小学,把父亲的遗体找回来后,才让我回家。

直到2005年7月,父亲牺牲的详细地址才被确定,是在现北京丰台区大红门东北部的时村,时村一个名叫乔德林的老人曾见证了父亲阵亡前后的某些情景,他回忆,我父亲牺牲当天是从10点多钟开始打仗,一直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日本人在很多人家的房子上架了机枪,向29军撤退下来的部队扫射,很多战士,乔德林老人家有一亩多的山药地,山药架子比较高,能够起到掩护作用,乔德林说,当时一位战士将一具将领的遗体藏在山药架下,并一直守侯着,他亲眼看到战士阻止当地一名村民从遗体上摘怀表。事后由这个怀表证明,这个阵亡的将领就是我父亲。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